我们该给孩子做基因编辑吗?

在围绕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展开激烈辩论时,是时候听听患者的心声了:有些遗传病患者会对修正自己或孩子缺陷基因的想法断然拒绝;而另一些疾病的患者,则早已等得不耐烦了,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缺陷基因修正一下,至少也要救救自己的下一代……


鲁茜·韦斯打完篮球后步行回家,身后是父亲(中间者)和叔叔。她的视力问题并没有阻碍她的运动天分。

Tags: 

基因编辑婴儿中国诞生 击穿科研基本道德底线

11月26日,人民网一篇标题为《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》的消息引发广泛的争议和声讨。人类历史上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在中国诞生,击穿了科研的基本道德底线,潘多拉魔盒已经开启,我们很可能从今天开始,共同被进入“后自然人类”时代。大家之所以愤怒和悲哀,是因为这件事背后没有任何科学突破,只有道德底线的突破,背后的最大驱动力是对“名利”的追求。当对名利的追求超越了道德伦理底线的时候,肯定有人要倒霉了:不是他们,就是我们……

(一)

从昨天开始,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件事儿:人类历史上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在中国诞生了,一下就是两个孩子。

这对所有人而言,都是晴天霹雳!

Tags: 

ICU生死场

ICU病房,全称为Intensive Care Unit,中文名为重症监护病房,也有人把它称为“死神的餐馆”。这个地方永远只有一个主题:死或生;而作为ICU的医生,则是站在生与死之间的一群人:做最坏的打算,尽最大的努力。

我认识一个在ICU里待了十天的人,出来后,整个人都变了。

以前总和老婆吵架,现在每天说土味情话。

以前走到哪里都瘫坐着,现在竟然跑到健身房撸铁!

Tags: 

页面

订阅 爱读医 iReadMed 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