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因编辑婴儿中国诞生 击穿科研基本道德底线

11月26日,人民网一篇标题为《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》的消息引发广泛的争议和声讨。人类历史上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在中国诞生,击穿了科研的基本道德底线,潘多拉魔盒已经开启,我们很可能从今天开始,共同被进入“后自然人类”时代。大家之所以愤怒和悲哀,是因为这件事背后没有任何科学突破,只有道德底线的突破,背后的最大驱动力是对“名利”的追求。当对名利的追求超越了道德伦理底线的时候,肯定有人要倒霉了:不是他们,就是我们……

(一)

从昨天开始,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件事儿:人类历史上首例基因编辑的婴儿在中国诞生了,一下就是两个孩子。

这对所有人而言,都是晴天霹雳!

无论科学家还是普通大众,在今天之前,对此事都一无所知。奇葩的是,这样一个爆炸性的结果,不是通过科研渠道被发表,而是在主流大众媒体进行了曝光。


(上面这篇文章目前已经被删除。)

很多吃瓜群众欢天喜地,以为“诺奖成果”终于出现在了中国。但我和绝大多数科学家一样,先是倒吸一口凉气,然后爆发出强烈的愤怒,内心充满深深的悲哀。

这件事击穿了科研的基本道德底线,潘多拉魔盒已经开启,如果处理不当,不管你愿不愿意,我们很可能从今天开始,共同被进入“后自然人类”时代。

科学还有大量未知的地方,科学家要无比谦逊。当年的克隆羊多利,出生的时候基本正常,但后来早逝,只有正常羊的一半。现在基因编辑婴儿木已成舟,我只能祝孩子好运,祝人类好运。

有人可能会为他辩驳,认为这技术可能让人类更优秀,能让自己长寿,能子女更优秀。为什么科学家要反对?!

因为我们知道它的威力远不止如此。

随便举个例子,今年9月发表的论文:科学家用基因剪辑技术已经让实验室一群蚊子直接灭绝,因为8代以后就没有雌性蚊子了。

科学家之所以这样做,是为了消除传播疟疾的蚊子。但即使有这样巨大的潜在受益,科学家目前依然没敢把编辑过的蚊子放到野外去,因为担心结果难以预测。

如果人类基因可以随意编辑,只需要遇到一个丧心病狂,为了挽救地球要降低人口的科学家,我们作为一个族群早晚就可以洗洗睡了。

你和你的后代准备好了么?

(二)

大家之所以愤怒和悲哀,是因为这件事儿背后没有任何科学突破,只有道德底线的突破。

这个项目为什么有问题,这里就不具体谈了,网上很多文章已经分析过了。简而言之,流程上,这事儿违反了无数行业规定,甚至可能触犯了法律,科学上,这俩“人造孩子”本身其实完全健康,并不需要被修改基因,更惨的是,他们并不一定能避免艾滋病毒感染,但却一定带着后果完全未知的突变。

一句话,风险远远大于受益!

这次做的所谓能“治愈艾滋病”的敲除CCR5基因的操作,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技术。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起源于欧美,已经出现多年,成千上万实验室都会用,菠萝当时自己就经常在研究中使用。但为什么欧美的科学家没有直接用在胎儿身上?不是不行,而是不敢!

因为他们对技术的安全性还存有疑虑,对生命还存有敬畏,他们还有强大的伦理监管和惩罚系统。

优秀的科学家,是尝试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,不是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。

所以,今天“中国人”做了别人不敢做的事,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,而是一种耻辱,一种对我们道德底线,对监管体系的侮辱。

或许下一次,中国水果店卖的就是基因编辑婴儿套餐了。

(三)

大家之所以愤怒和悲哀,还因为无数证据显示,这件事儿背后的最大驱动力是对“名利”的追求。

有人想震惊世界,要超越诺贝尔奖,要不可争辩的成为全球第一。

为此,他做了很多工作。

比如,在国内消息公布之前,他已经提前接受了多家西方媒体的独家采访,包括美联社。

比如,他提前在国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传了一个文件,用英文介绍了这个项目的由来和目的。但并没有看到任何中文视频。

再比如,据美国媒体报道,他还专门雇了美国专业的公关专家Ryan Ferrell。

从各种举动都可以看出,作者的宣传重点并不在国内,而是在国外。他希望全世界都承认,他是第一个制造基因编辑胎儿的人。

他申请试验启动时的伦理审查表写得更加直白:

“我们期望……占领整个基因编辑相关治疗技术门槛的制高点……这将是超越201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体外受精技术领域的开创性研究……”

咱们暂且不说这些话写在伦理审查表上有多么不专业,现在单读这些话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无比讽刺的是,在申请试验启动前一个月,该研究者自己在科学网上发了一篇文章《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》,核心思想就是说基因编辑技术还不成熟,需要谨慎看待。谁知,他虽然叫大家小心,自己却一骑绝尘。

(四)

如果说这事儿有一点点让人欣慰的地方,就是科学家的意见这次异常统一,无论中美,无论是做遗传发育的,还是做传染病的,都第一时间集体谴责了这件事。

有趣的是,在科学界发声后,很快所有人都开始极力撇清关系。

  •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:不关我的事,没做过此项目。
  • 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表签字者:不知情,签名是伪造的。
  • 南方科技大学:研究者在离职状态,不知情。
  • 深圳市卫计委:试验没经过医学伦理报备。

我相信各方的公关部门这两天会很忙。但有些事儿恐怕不是简单说说就能撇清关系的,毕竟漏洞一大堆,白纸黑字。

一个既不是遗传学家,也不是病毒专家的人,联合一个小小私立医院的伦理委员会,如何就能击穿了全中国,乃至全世界科研的底线?

今年的疫苗事件引起民意滔天,无数人被革职甚至被法律制裁。从对社会影响角度,这件事儿比疫苗事件严重N倍,我们会看到什么样的结果呢?

当对名利的追求超越了道德伦理底线的时候,肯定有人要倒霉了。

反正不是他们,就是我们

源于微信公众号《 菠萝因子 》,2018-11-27

 

Tags: 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