癌症

赴美治疗癌症人群调查

与《我不是药神》中所反映的重症或晚期癌症患者寻求海外治疗药物不同,一些处于癌症早期或中期的中国患者,也开始选择出国就医;除了求药之外,他们也看重更个性化的整体治疗方案。他们不仅寻求更高的治愈可能,也寻求尊重、隐私以及心理感受等对现代医疗服务的更高要求。腾讯《棱镜》近日访谈多位赴美治疗癌症的病人及其亲人,以及医院方面、境外医疗的中介机构、医疗产业专家等,推出《赴美治疗癌症人群调查》系列报道。

赴美治癌人群调查:一线城市至少两套房产、百万支出打底

2015年5月,刚刚50岁的杨涛第一次确诊前列腺癌时,已经是晚期——四期。在北上广各大肿瘤专科求诊,并经历了质子重离子放疗、多个化疗疗程后,仍复发。

Tags: 

古老的戒酒药物有望拯救癌症患者

双硫仑是一种古老的戒酒用药,服用后饮酒会产生强烈的不适感,从而达到戒酒目的。最近这个老药大放异彩:因为它能强效杀死癌细胞,包括那些已经转移的癌细胞!其作用机制是通过干扰细胞的垃圾蛋白降解系统,最终使癌细胞中的垃圾蛋白堆积而功能崩溃;而且,双硫仑更容易被癌细胞吸收富集,从而表现出癌细胞特异性的细胞毒作用。

Tags: 

基因检测:我们真的想知道结果吗?

克罗的母系亲属中有多人都患了癌症,为什么癌症几乎让整个家族全军覆没呢?为此他也做了一次基因检测;但是,如果在没有治愈之方时,即使能够提前知道了结果、又有什么好处呢?

这是我永生难忘的通话之一。我妈妈的大哥、我们家的实际领袖约翰(John)舅舅打电话告诉我他得了前列腺癌。那是2006年的冬天,当时我们还没充分意识到他病情的严重性,但很快他的身体明显变得非常糟糕。他一年内就去世了,享年64岁。

在约翰舅舅的诊断出来后不久,他的两个弟弟也接受了前列腺癌检查,发现他们也患有这种病。艾伦(Alan)舅舅又活了10年,但去年年初,他在与食道癌抗争了很短一段时间后去世了,那时他刚过完59岁生日没几周。比尔(Bill)舅舅排行老二,他也康复了,但后来他的一个肾上长了一处恶性肿瘤,上个月做了单侧肾切除手术。

Tags: 

页面

订阅 RSS - 癌症